佟瓜茶

一盒既不是写手又不是画手的佟瓜茶,主火影

有人知道要怎么弄绘画软件吗?绘画板买了几个月了,sai之类的软件也下了好几个,然而还是……而且现在电脑因为那几个软件的关系处于要坏不坏状态【眼泪掉下来】

  群里破百点梗(´ . .̫ . `)
  be求别打
  无名指上的压痕
  斑去的地方不是居酒屋,而是类似深夜食堂那样的地方。但是真要讲,其实我也不了解( ‘-ωก̀ )
  老板不是黑帮大佬,是退役jc,柱斑的旧识。
  jc斑,卡带出场
  安利一个群哦:467354370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“啊?真的吗?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”
  “没错没错,最近被曝出来的。”
  “啊啊~娱乐圈还真是……”
  耳边的声音由近及远,斑闭着眼,又一杯酒下肚。他想了想,忽然感觉这场景有点熟悉——当年的自己也是这样等着柱间的。
  只是要等的人变了,这家餐厅的服务员也从妈妈变成了女儿。
  他朝着店员打了个招呼“娜娜子,在要两瓶啤酒。”在店员转身要去拿啤酒时,他又喊停。“不好意思,我走时再拿给我吧,虽然他不挑,可夏天还是喝冰的比较舒服。”
  店员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,红着脸,应了声是。
  斑又等了一会儿,喝进肚子里的已经有几瓶了。他拿起杯子看了看,撇撇嘴,想道:啤酒还真是不容易醉,算了,偶尔喝一次也没什么。
  于是他又一次喊来了店员:“抱歉,娜娜子,有没有威士忌?”
  店员偷偷看着他,手情不自禁地揉搓着衣角“对,对不起,斑先生,我们店里只有清酒……如,如果您要威士忌的话,可以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的……”
  斑缓缓低下头,摩擦着玻璃杯光滑的表面。然后他说:“那给我来瓶清酒吧。”
  娜娜子拿起笔:“请问您需要什么?”
  斑仔细端详了自己的无名指,眯着眼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:“随便什么吧。”
  娜娜子看了他一会,小声地提议道:“那个……先生,空腹喝酒对,对身体不好……”
  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对她笑着说:“那再来一份煎蛋卷和香肠吧。”
  娜娜子红着脸,往后退了一步:“那,那个,是。”然后小跑跑进了厨房。
  老板见状,从厨房出来,挥舞着勺子,说:“喂!斑,不要再散发你的荷尔蒙了,我可没有成为你岳父的打算!”
  娜娜子听了,慌忙把父亲拽到厨房。坐在外面的斑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句女孩教训爱开玩笑的父亲的话。
  在她把她父亲拽进厨房后不久,卡卡西、带土和火核终于姗姗来迟。
  带土趴在卡卡西身上,看到斑,懒洋洋地只是说了声“哟。”
  卡卡西抱歉地笑了笑,对斑说:“对不起,前辈,来的路上遇到一些麻烦。”
  斑也没有计较什么,或者追根问底地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是招呼他们坐下。
  走在最后面的火核在卡卡西、带土进来哦,也紧随其后进入了这个狭小的空间。他首先看到了斑,于是下意识地想要行礼。
  斑伸手制止了他,把他拉到了自己附近的座位:“得了吧,我今天可是来犒劳你们的。这次的案子实在有些麻烦,”然后他转头看向卡卡西和带土,“你们俩又是新手,这次的工作量实在有点超负荷了。所以,今天我请客,好好吃吧。”
  “好!老板,请来一份鱼子酱,最贵的那种,老混蛋请客!”带土举起手,大喊道。
  老板从厨房伸出头来,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小店可没有那种东西,请客人点一些别的吧。再说,趁着上司请客而狠狠宰对方一顿可是会让女孩子讨厌的哟。”
  带土嘟着嘴说:“啊?不要~这几天把笨蛋卡卡西压榨得那么狠,我可要替他讨回来!”卡卡西摸了摸他的头,笑着说:“你要真那么想,就给我多点一些秋刀鱼吧,要咸的。”
  这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“那,那个,不好意思,这是斑先生点的煎蛋卷和香肠。”
  “谢谢。”斑说,然后把蛋卷和香肠推到他们的面前。带土看到了斑手上的一圈压痕想看得仔细一些时,斑却把手收了回去,说:“好好吃。”
  火核疑惑地看向他:“斑大人,您不吃吗?”
  斑笑了笑:“不了,你们开心吧。”
  然后他站起来,微微晃了晃脑袋,向着娜娜子招呼了一声:“他们今晚点的东西都记在我账上,下次来的时候付。”
  娜娜子看起来有点失望,但还是扬起笑脸,把啤酒包好,递给了斑。
  斑把啤酒拿好,又拿了一盒包好的三色丸子和蘑菇杂饭——这是他每次来,老板都会准备的。他朝已经在点单的卡卡西和带土挥了挥手,然后跟担忧地看向他的火核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。
  火核坐下来,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,然后又塞了回去。
  带土拽过火核的领子,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,问他到底斑手上的压痕是怎么回事?
  虽然伸过来的时间短,但是宇智波一族的良好视力已经够他看得清清楚楚了,更不要说老混蛋还一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。
  火核皱了皱眉,犹豫了片刻,还是在三色丸子与羊羹的攻势下缴械投降。
  他慢悠悠地喝了口茶,润了润嗓子,说道:“就算你用甜品诱惑我,我知道的也不多啊。”
  带土带上面具,一边扭着身子一边转来转去,时不时把那三串撒了大量糖粉的三色丸子在火核面前晃来晃去。“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少年,说出你的故事!”带土最后以一个美少女战士的经典动作结尾。
  火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不是说,要八卦吗?怎么变成,我的故事啦?”
  带土摸了摸他的头,一脸怜悯:“哦~我的智障宝宝,我是要你说说老混蛋的八卦啦!”
  “但是我知道的也不多啊,”火核盯着带土看了一会,随即低下头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而且还是局里老人都知道的。”
  带土把屁股往椅子那一摔,故意小口小口地吃光了三色丸子,然后又点了一份三色丸子和羊羹。
  火核把茶放下,改喝啤酒:“好啦!我说!但是我知道的也不多,真的。”他又说:“先让我吃些东西,好不好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火核用恐怖的速度把全部甜品一扫而光。老板看到他这副饿死鬼上身的样子,忍不住啧啧称奇,他好奇地问道:“为什么你们宇智波都这么喜欢吃甜的啊?”
  火核嘴里吃着三色丸子,尽量清晰地对老板说:“那素为了贯彻爱与正义!”老板沉默了一会,回到厨房继续做饭去了。
  当火核终于吃完,带土及时地递上一杯酒,火核借着醉意,开始八卦:
  “听说!斑大人当年在警局有一个朋友,关系特好的那种哦!可是……”
  火核“呜呜”地哭起来,他大喊道:“为什么啊!柱间大人那么好的人!呜呜……但是,但是斑大人也是个温柔的人啊!”
  带土拍拍火核的肩,严肃认真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不那么八卦。
         老板在厨房洗刷着锅碗,嘛,这样就好了。他想着。
  带土还是没有从喝醉酒的火核嘴里问出什么来,而且还被吐了一身。卡卡西表示,如果带土没有洗掉身上的呕吐味,今天就别进家门了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“好久不见,柱间。还有,泉奈。”
  月亮高挂着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不好意思,本来预想是更多的。但是只能草草了事了。

一颗有着少女心的树๑乛◡乛๑

不知名的小花(◦˙▽˙◦)

斑与柱间的发型、服装互换。
然鹅柱间的还没想好怎么画【趴】

有一天想到的。火影的人为什么没有胸毛呢?所以有了这幅恶搞。